> 开始众筹|厦门分舵 <

如果给学斌拍部纪录片,时间可能是从2011年开始。

这一年,苹果发布iPhone 4s,智能手机横扫市场,正式唱响纸媒衰败的挽歌。24岁的学斌站在厦门街头,身边车来人往,繁华街道在他眼里,都成了不知前路何往的迷茫。

几个小时前,他倾尽心血发行三年的校园杂志,随着智能手机和互联网兴起,彻底宣告失败。

学斌一直是个爱折腾的人。

校园杂志失败后,他回到本专业平面设计,想做个朝九晚五的普通青年。不用思考策略制定计划、拉广告跑业务,每天清空脑子十点准时入睡。工作对他来说信手拈来,没有太多创意空间。

日子轻松稳定,但学斌觉得,没劲透了。

几个月后,他攒下一笔钱,又开始创业。然后失败,找工作,攒钱,继续创业,继续失败。

他开过淘宝杂货铺,卖自己淘来的设计小物;在曾厝垵卖过花草茶和伴手礼,最后顶不住汹涌商业化和爆炒鱿鱼的烟雾侵袭。

听起来是异常失败的几年。找过三份工作,创业三次,似乎没有哪件事真正成功。

时间已经走到2014年,学斌27岁,面临所谓人生第一大事:结婚。女友娅池将来厦门与他相守,他们迫切需要一份事业来迎接生活重担。

要么一起稳定工作,要么一起努力创业。本着折腾的信条,他们与两位朋友菜刀、肥西一起,选择了后者。

于是,印树INSO诞生了。

镜头回到四年后的今天。

印树INSO在淘宝拥有近百万粉丝,是厦门知名度最高的原创设计包袋品牌之一。

尤其是一款“玩儿去”圆形桶状挎包,堪称爆款,甚至成为印树INSO的标签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大家提起印树INSO,都是称呼“玩儿去”。

但四年前,新生的印树名为“印树制衣”,做的是服装设计。

实际上,四人从来没有学过相关行当。学斌毕业于厦大艺术专业,学平面设计,娅池学的是声乐。

没有经验,只能求学好问。最初几个月,学斌每天出入服装领域友人的工作室,学如何设计,学面料特性。娅池负责联系工厂,打版生产。

印树制衣的风格,日常又带着慵懒的文艺感。价格不高,质量靠谱,慢慢积累下一批粉丝。

学斌又开始折腾,试着自己设计配饰,比如各种各样的帽子,比如包袋。

那一年,文艺清新风刮满厦门,大街小巷的姑娘都挎着素白帆布包。

学斌偏不想和别人一样。他做的包袋,还是帆布包的形状,却用了几种不同的皮料。其中一种,是如今大热的麂皮。

出乎意料,这款麂皮包,销量竟远超其他服饰,这让四人看到另外一种可能。

也许,他们可以转型做原创包袋设计?

他们进入创立印树以来,最纠结的时光。

服装设计已小有所成,虽然知名度不算太高,也有一批忠实粉丝。转型做包袋设计,意味着他们又要开始折腾,从头来过。

学斌仿佛又回到三年前的十字街头,不知道该向左,还是向右。他从14年底犹豫到15年初,眼一闭心一横,还是选择了折腾。

现下回想,学斌无比庆幸自己是个爱折腾的人。但在做决定的当下,他想的只是:终于不用再被换季新品逼着想设计稿抓秃头发。

学斌设计的印树INSO,有休闲嘻哈,也有可爱复古。

他的灵感,来自生活每个细节。一段家人对话,一部喜欢的电影,一个好看的杯子,画素描时的立方体……都能被他变成包袋上的设计元素。

依然价格亲民,没有采用真皮皮料,换成了人造革。他们希望可以让粉丝,用不高的价格,买到设计感强的漂亮包袋。

一般的夫妻档,大多是女生负责美感,男生负责实用。在学斌和娅池身上,却恰恰相反。

学斌常有许多天马行空的设计,娅池则从实用和搭配的角度,提供意见。

他们还是没有停止折腾。

同样是2015年,印树INSO搬进新工作室。整理完所有东西,还有三个房间空置。

为了朋友来厦门玩有地方住,也为了天气不好时有个漂亮地方拍产品图,四人试着依照自己审美,一点点改造房间,装扮成他们喜欢的北欧风格。

然后拍了几张照片,发上微博。

Liho就这么猝不及防的红了。每天有大量访客在微博下方留言,询问能否预定。

阴错阳差,他们开始折腾第二个品牌:Liho你好民宿。

△学斌与合伙人肥西、菜刀

在互联网,每有一样事物爆红,几乎都会出现大量跟风效仿。

Liho在厦门,一度风头无俩。同样遇见同行跟风,甚至有人特意来住,拍照回去原样照搬改造。

这样的事情,在后来的时间里,四人遇见无数次。尤其是让印树INSO被大家熟知的“玩儿去”挎包爆红之后,淘宝一夜间出现数十家仿品,防不胜防。

只能一边给店内所有包袋申请版权保护,一边安慰自己,因为设计太美才被仿造。

当他们对各种“仿Liho”民宿心生麻木的时候,娅池心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:他们这么爱模仿,不如做个家具品牌摆进Liho,让他们来买?

2017年,NASO那所来了。铁艺做出的家具和装饰,极简北欧风,充满设计感,竟然还很实用。

四人在三个品牌间忙碌折腾,乐在其中。

学斌和娅池越来越忙。

原本只想老老实实做漂亮衣服,后来想慢慢悠悠做好看包袋,折腾到现在,竟同时有三个品牌,还跨度极大。

早上画完印树INSO新品设计图,下午奔去Liho改造,晚上又忙着做NASO那所的视觉设计。

俩人在折腾的路上乐此不疲,一去不复返。

不靠营销,不做宣传,不引资本,可每个品牌,都大受年轻人喜欢。

在外人看来,他们不止爱折腾,什么都想试一试,还有点理想主义。

10年前学斌的校园杂志,拉到所有广告费用,都投进杂志印刷,一分没留。现在做印树INSO、Liho和NASO那所,别人忙着扩大事业,他们不急不躁埋头做产品。

事实上,学斌不觉得自己是个所谓的时代逆行者。

他只是想在这场洪流中,走得稳一些,慢一点。当下个商业浪潮迎面打来,才不会被打翻在地。

这部纪录片的最后一个镜头,应该是学斌牵着娅池走在路上。

前方,是初升朝阳。

------    ---------    ---------

开始厦门|原创发布

记者/余琦

本文图片由学斌提供,感谢分享

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

> 发现厦门的另一面 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