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色四合,华灯初上,我兴致勃勃赶到厦门悦华酒店馨悦楼参加李友公子的婚礼。举办盛典的“华庭厅”场面很大,满满当当五十六桌。不过实话实说,参加这样的酒宴我喜忧参半,在美食开张之前,你必须得忍受漫长的拖拉,然后忍受主持人的陈词滥调以及充满了虚情假意的说辞,而且全场老小还得遵照他的摇唇鼓舌而被动鼓掌。面对满口套话的主持人,大家还始终必须面带赞赏的微笑!不过对于折腾之后的酒宴,我还是很期待的,首先是悦华的菜向来口碑不错,加上李友本人就是厦门餐饮界的大腕,内行得很,在他老兄的亲自监制下,菜品可想而知!

典礼提前开始了,我说的“提前”是这场婚礼根本不鸟什么8点零8分的陈规,满堂宾客大致到齐,主持人就宣布婚礼开始。妙不可言的是婚礼的主持人就是李友本人。他老兄气势昂扬,大有肥水不流他人田的豪迈。好老爸天下无数,但是众人似乎还是第一次领教敢为担当儿子婚礼主持人的老爸,全场男女老少忍不住鼓起了发自内心的第一波掌声!

更加惊世骇俗的壮举还在后面:李友要求儿子与儿媳相互鞠躬、向长辈鞠躬、向亲朋好友鞠躬,三鞠躬之后,李友立刻大声宣布婚宴开始,断然省掉了所有的陈规俗套,好不痛快,好不痛快也!全场男女老少先是楞了一下,随即响起极为热烈的第二波掌声,顺乎民意其实很简单,我想起了林语堂先生的至理名言:演讲要像女子的裙,越短越好。

严阵以待的服务员随即送上悦华招牌菜“佛跳墙炖罐”,真材实料啊,鲜美汤汁浓稠得无以复加,真不知道为此要文火慢炖多少时辰?!我们那桌的美食家个个吃得赞不绝口,某君乐呵呵插科打诨,声称李友把今晚雇请主持人的那笔开支,也全投入到菜肴美味里了,众人闻之,哈哈大笑,这是开心的笑,也是开胃的笑,更是赞赏的笑!

悦华的这顿婚宴大餐大家吃得好生痛快,然而令人最痛快的还是李友砍向婚礼陈规陋习的三板斧,不要小看这三板斧,面对“皇帝的新衣”,这是需要何等洒脱的心胸,何等敢为人先的气度?!我忍不住为自己有李友这样敢爱敢恨的朋友而备感骄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