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刑法全厚细》(刑法适用指导与疑难注解):收录全面、内容厚实、注解细致、编排实用被誉为“刑法工具书的航空母舰”,从入门到精通!

中国法制出版社反馈:首批入库的《刑法全厚细》(第四版)上市不到一周即售空!目前,第二批《全厚细》已经入库,正在陆续发货。

在本库微店里购买的《刑法全厚细》,无论购买链接显示是第三版或第四版,均直接发货第四版(读者有特殊要求的除外),并且(如果对书不满意)在购书一周内可以全额退款。

老读者可以查阅本库7月28日公布的自行标注,不必购新。

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,其涉案金额之巨,办案时间之长,规模之大,案件涉及面之广,无论从哪个角度,都是新中国刑事史上不可绕过的一笔,堪称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经济大案。

远华集团从1994年成立到1999年案发,走私犯罪活动达五年之久,走私货物总值530亿元,偷逃税额300亿元,合计造成国家损失830亿元;该案一次性导致15人(包括公安部副部长、厦门海关关长等)被判处死刑或死缓,堪称刑史之最。

应读者请求,本库将逐日刊发该案侦办人员写成的纪实材料(连载),供作资料之用。部分内容被加密,延后公开。

第八十六节 手中的钓饵

红楼,硬件设施一流,软件设施更是无与伦比。特地从江浙一带选聘来40多名风尘佳丽,(身shēn)高1.65米以上,“三围”全部合乎标准,学历高中以上,统一培训,技能除能歌善舞,还擅长按摩。美女如云,一笑一颦,举手投足,令客人魂不守舍。红楼秘密“武器”,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一个个党政军老干部只要走入红楼,就无法抵御这里“(肉ròu)弹”的左攻右击,最终倾倒在赖昌星手中红粉佳人的石榴裙下。每当夜幕降临,一辆辆的名车载着一个比一个趾高气扬的各路权贵要员,鱼贯进入这幢神秘的红色“小庄园”,寻求属于他们别具一格的夜生活。    红楼有一柔媚(娇jiāo)艳的攻关部主任欧小姐,还有一风(情qíng)万种的李姓“妈(咪mī)”,别看她们年龄不大,能耐倒很大,几十个小姐全由她俩支配,有时客人多,红楼里的小姐供不应求,那位李姓“妈(咪mī)”一个电话能火速调遣来一班“后备军”,那些处于休养状态的小姐一旦接到李妈(咪mī)的电话,紧赶慢赶前来红楼,叫那些有头有脸的达官贵人成为红楼的俘虏。    红楼,是一座醉生梦死,使人的物(欲yù)(肉ròu)(欲yù)得到最大满足的宫(殿diàn)。真是入得红楼,如进天堂。赖昌星用女色作为手中的钓饵,而红楼里的美女负责“垂钓”,最终“锁定”多少贪官污吏。    有关红楼的故事很多,云诡波谲,光怪陆离。最近有媒体说,赖昌星做事很绝,他在红楼用(肉ròu)弹腐蚀各路权贵要员,并派人用针孔录像机偷录这些重要人物与美女洗澡或(床chuáng)上(肉ròu)搏的刺激镜头,留下他们不可告人的“把柄”,用于(日rì)后要挟,((逼bī)bī)你上“贼船”没商量。    赖昌星远走高飞,此事无从证实。但听说专案组有关人员在审查远华涉案人员时也曾追问过此事,得到的回答却是否定的。有一赖昌星高级马仔说,他们曾经为赖出过这样的馊主意,说是能“(套tào)牢”那些**贪官,但被赖老板臭骂了一通。赖说,来红楼的都是客,是他的哥儿们,好朋友,这种背后(射shè)暗箭的事他不会做的。由此看来,红楼即使有“针孔录像机”一说,估计也是手下人瞒着赖胖子使出的伎俩。    但有一点是肯定的,就在赖昌星等人做着如缕不绝的“红楼梦”时,公元1999年4月,风起云涌,红楼开始摇摇(欲yù)坠,许多人的“红楼”美梦开始破灭。    如今红楼一改往(日rì)的门庭若市,变得凄凉寥落。专案人员费了好大工夫才陆续将星离雨散于各地的三陪女找到,一个重庆小姐翻阅着一大堆高官权贵的照片,手一指,说:这两位首长来(红楼)得最多,每星期起码有两三次吧。到红楼寻欢作乐,“阅尽人间(春chūn)色”的重权人物,纷纷成为赖昌星在官场上的密友。    赖昌星曾扬言,我在厦门谁都不怕,只要涉及到我,任何人都不敢碰。就是中央来人办案,来一批我同样“搞掂”一批,我就不信有谁不贪财恋色。赖昌星总结出一句至理名言:“不怕什么法规条文,规章制度,就怕领导干部没有兴趣(爱ài)好。”真是精彩至极。    赖昌星没文凭,但有相当的水平,他把人(性xìng)之弱点和(欲yù)求全都研究透彻。这样一来,凡人也就很难逃脱他的“佛掌心”了。    赖昌星靠走私发迹、爆发,对钱财却从不吝啬,出手大方。有知(情qíng)者说,赖昌星拿出“黑色收入”的70%或一半用于铺路,编织庞大的关系网,这就是他的能耐和所谓“人格魅力”。

第八十七节 上钩的鱼

赖昌星拉拢腐蚀党政机关、执法单位及口岸部门的招数多,花样翻新,被戏称为“七子之歌”,即:票子、女子、位子、房子、车子、本子(护照)、孩子。一般的人也就很难抵御这“七子之歌”的全方位关照。    票子,当然是指钞票。金钱的魔力就在于它可以捆绑成一把把利剑,披棘斩荆所向无敌。有福共享,有钱大家赚,这就是赖昌星“有容乃大”的为人处事方式。你“帮忙”越大,赖昌星送钱的次数越多。尤其逢年过节,赖昌星必送“红包”,不是亲手送到,就是叫手下人转交,面面俱到,人人有份。仅1997年(春chūn)节,赖昌星送给政府及各相关部门的“礼金”就达2000万元。    厦门市原副市长蓝甫之子蓝萌赴澳洲留学,需要购买住房,蓝副市长一个电话,赖昌星第二天便将30万澳元(折合人民币约140万元)从香港汇往蓝甫所指定的澳洲蓝萌监护人的账户上。蓝甫在担任副市长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,索取、收受赖昌星等人贿赂折合人民币505.76万元。    厦门工商银行原行长叶季谌50多岁,被公认是个老实巴交的人,因为大权在握,多次给远华公司贷款,金额数为2.3亿多元。赖昌星等人给予他600多万元“高额回报”,以示谢意。叶被“两规”期间,对自己所作所为后悔莫及,他平时不抽烟不喝酒,生活低调,从不张扬,赃款也基本不动,藏于家中衣柜、天花板等处,一五一十全都上缴。他自知罪恶深重,天天面壁独语,我怎么那么傻,拿那么多钱?我要那么多钱干嘛?叶自然是死刑榜上有名。    已近退休年龄的杨上进原是海关调查局副局长,主持工作,他为人本分、厚道,处事也相对谨慎,可还是被赖昌星给“拉下水”。赖昌星明着告诉他,老杨,有些事你知道也好,不知道也罢,都是一样的。你不要多问、多管就行了。赖昌星对他要求不高,不要他具体“办事”,因为远华所有事(情qíng)下面都给“摆平、理顺”,根本用不着杨副局长亲自“((操cāo)cāo)办”,只是让他当个“糊涂官”就行,而睁一眼闭一眼当个“糊涂官”的报酬却是100余万元,真是天上掉下个大馅饼,杨上进果真受宠若惊,他说:“多少人想靠都靠不上,当时只认为赖对自己‘(情qíng)深意厚’,因为根本不要他出面做具体事,早在下面给‘消化’掉了。何乐而不为呢?”杨上进晚节不保,被判无期徒刑。    赖昌星的“侠肝义胆”不仅仅体现在钱财上。贪财的,他送大把钞票,好色的,他安排到红楼享受“一条龙”服务,甚至送上美女,让其金屋藏(娇jiāo)。    远华公司配有攻关部,攻关部下面又专设一汽车组,走私进口的大量汽车除国内销售获取暴利外,其中相当一部分调配给攻关部,用于对外“攻关”。攻关部统筹安排这些车辆,基本按政府官员职务的高低和实际为远华“贡献”的大小,给他们配不同牌名不同档次的汽车。汽车组则全职负责这些汽车的年检、保险、养路费等相关手续办理及费用支出。要知道,拥有汽车容易,可要养一部车却麻烦事多多。赖昌星考虑得周到,给你车使用,还实行“给后服务”事宜。远华公司统筹安排且负责管理这些供官员使用的汽车,纯粹为了“排忧解难”。没想这反倒为当初许多接受过汽车“馈赠”的公职人员留下理直气壮的声明理由,他们均声称汽车是“借”的,而不是远华“送”的。当然,若不是远华案发,这“借”和“送”实际没多大区别。况且,“借”还比“送”划算,因为远华得负责到底,车子撞坏了可到远华公司攻关部汽车组填张单子报废,换辆新车;老车开得不过瘾了,还可随时到汽车组再调换一辆新车。

第八十八节 雇用“海外兵团”

第八十九节 难逃死罪

侯小虎到远华后举止作派全是一副“阔佬”样。有天晚上,酒足饭饱后,他心血来潮要领海关的同事参观他新装修的楼中楼豪宅。打开门,楼上楼下的宫灯、壁灯全亮着,海关的同事说:小虎,你也太马大哈,出门连灯都不关。侯小虎仰头大笑,你们当我还是以前海关那个小关员哪。我现在已经养成习惯,喜欢把屋里的灯全开着,不就是每月多交几百块钱的电费嘛。    侯小虎抛出这番“电灯学说”,果真迷惑人心。1997年8月,侯小虎第一次拿钱给方宽容,报纸包得鼓鼓囊囊的,方宽容回家一点钞票,一共是30万元。方被拉上贼船,从此下不来,走私进口油船一到岸,对该用海关印章的地方用侯提供的假印章代替。1998年(春chūn)节前,侯小虎又扔给方宽容10万元,方没说什么,只管“笑纳”就是了。    陈昭忠和侯小虎同时进海关,两人关系不错。东办海鑫堆场监管组成立后,侯小虎向处长周振庭、科长林谷提议,要陈昭忠去当监管组组长。海鑫堆场成为远华走私的重要据点,侯小虎每次3万元或5万元地给陈昭忠送钱,侯显出很够哥儿们义气,说,他从海关出去后赚了些钱,谁让他们在海关时相处得不错呢,大家都是老同事、老朋友,拿些钱给陈零花也是应该的。侯先后给陈30万元,还不包括三天两头就给陈送些好酒好烟什么的。    充分利用各口岸相关部门之间管理的盲点,加上给相关人员送钱送礼,施恩行贿,使远华走私一路绿灯。据厦门外运公司船务部经理张北辰供述,该公司自1998年3月开始接受油轮委托,每回都是由侯小虎电话通知办理进口联检,向海关船管科申报,取得海关关封后带回公司,再由他们派人去取海关关封,办理有关卸货手续。出口时则将联检联系单交侯小虎,由他负责办理海关出口手续,侯小虎海关人头熟,熟人好办事,每次手续递交给海关,我们在一旁喝几杯茶,不到半小时,侯小虎就把海关手续全部办妥。后来我发现侯小虎根本没将关封送给海关联检中心输入电脑,即意识到这里头肯定有问题。我跟侯说,这是违法行为,责任担当不起,但侯说没事的,已同海关说好的。所以我们也就一直这么办下去。    侯小虎分两次给张北辰7万元“酬劳费”,张的胆子也被钱给撑大起来。1999年3月,侯小虎得知海关与外运公司开始实行电脑联网,为了不出任何纰漏,他要求张不要将他们进口油船的数据资料传送给海关。    1999年6月,侯小虎得知中央专案组开始调查远华,怕事(情qíng)败露,便忙着销毁有关证据资料。他将远华公司资金流量表及说明从办公室电脑删除,接着又购买两个新的电脑硬盘,将赖昌星个人财务及自己私人用的电脑硬盘全部更换。他找到外运公司张北辰,对他说:“上面可能来人,你要尽快销毁真实资料,再想办法做一(套tào)假单证,应付专案组。”说完,又从拉链包里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大信封,“这是5万元,你先拿着。”    侯给张送过几次钱,每回他都来者不拒,这次竟推脱起来:“侯总,我真的不缺钱花。谢谢你的好意。”侯从张不安的眼神中窥探出他的紧张心理,侯嘻皮笑脸地说:“看把你吓的。放心吧,没事的。”说完打开抽屉,将信封放进去。方宽容在吴宇波的授意下,将有关档案自己销毁一部分,还有一部分交给侯小虎之弟侯占武处理掉。    侯小虎让人销毁完有关证据后,溜之大吉,而吴宇波因为受贿数额巨大,方宽容又涉及销毁本应保存的海关单据,两人均第一批接受审判,双双上了死刑榜。

第九十节 “黑色收入”之谜

赖昌星靠走私敛财聚富,这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,但他这些年“黑色收入”到底有多少,却始终是个谜。    今年55岁的陈赞成是远华公司的一名会计,他1994年底经人介绍到远华电子公司上班,当时的执行董事赖昌标一见面就明确告诉他,你的职责就是做走私货物的销售账。原则两条,一是这些账目不能让外人知道,二是这些收入不上税。远华给陈付高薪,每月4000至5000元。1996年8月,因为走私业务越做越红火,赖昌图避开别人,每月私下给陈3000元“额外奖金”。    陈到案后主动交待自己的罪行,他供述,1995年上半年公司亏损5000万元,到年底结账时,公司全年销售走私货物的收入和货柜费收入30多亿元,扣除成本、攻关等费用,这一年走私纯利润有1.5亿左右;1996年全年销售走私货物收入50多亿元,其中货柜费收入2亿多,这一年从账面体现出来的纯利润是5亿多元;1997年全年销售走私货物收入55亿元,主要是成品油、香烟及柜费,纯利润超过3亿元;1998年上半年,销售私货收入30多亿,下半年因为外头风声紧,抓走私抓得厉害,走私业务量减缩一半,销售私货收入只有14亿元左右,这段时间主要是帮别人运输走私货物,挣“通关费”和利润抽成。这一年的纯利润约是1.8亿元。    赖氏集团走私捞钱猛如虎,或许赚钱赚得容易,所以花得也潇洒。赖昌星喜欢赌博,时不时的总要跑到澳门葡京大酒店“潇洒”一下,遗憾的是,他总是赌运不佳,输多赢少。赖昌星单扔给澳门赌场的钱财就达2亿多元。    就在中央决定对赖昌星走私集团的犯罪活动进行查处的时候,由于内(奸jiān)的通风报信,出现泄密问题,赖氏家族闻风而动,除了全方位、大面积销毁有关证据,再者就是疯狂转移财产,想尽办法将大量不动产抵押付现。据远华公司资金部负责人饶某供述:1999年6月的一天,执行董事曾明育找到他,说是要对公司财务进行全面清理,让他尽快将1995年至1998年所有会计凭证整理好。几天后,他把从会计手中整理出来的五六大袋会计凭证全部交给曾明育,曾叫一位理平头、长得胖壮的李姓司机将这些凭证全部拿到车上运走。    而公司另一位陶姓秘书交待,赖昌星近期共从远华公司转移资金1000多万元人民币。1999年5月份后,只要公司账上有钱,就被赖等人提走。其((操cāo)cāo)作方法是:由公司转汇到异地个人户头,再由赖的人去领取。赖昌星还要求陶秘书管理远华同安影视城收入,每天收取现金,然后现领现用,目的是防止银行冻结影视城的账户。8月30(日rì)后,影视城每天将营业额悉数交给陶,约有10多万元现金。    赖昌星早已做好出逃前的准备工作,他将远华公司的不动产尽可能变卖,兑换现金,并将资金转移出境,逃避专案组的查封。赖昌星从残联那将远华城买过来,后改名雄辉房地产,已投资约4000多万元,未抵押。就在专案组到来之前,赖昌星已将此房地产卖给香港一许姓商人。    “昌明建设发展”是赖昌星和香港一许姓老板合资的公司,各占50%股份,远华已投资约5000多万元。赖昌星预感大势不妙,在香港将股权全部转卖给许姓商人,抽回属于自己的那部分资金。8月24(日rì)以后,已逃往境外的赖昌星多次给陶姓秘书打电话,说他要与工作组负责人通话,想说明自己是清白的等等外,最主要的还询问公司被查封的(情qíng)况。    就在赖昌星想办法减少自己的经济损失的同时,他手下一帮人也“尽显神通”,各想各的退路。

为防止“失联”,

请您关注本库的姊妹号——民法库:

民法库,同样值得您关注!

推荐阅读:

资料来源:刑法库